IMG_9080

    超過上萬部的藏片量,

 影痴們最愛的出租店

----------------------

 

【前言:電影、出租店與我】
電影,兩個字,對於現代人說來格外輕鬆。花錢買票進戲院自然能夠在銀幕享受感官刺激遨遊心靈;倘若你沒什麼道德潔癖包袱,更無視版權法律規章,只要在搜尋引擎打個「XX電影+線上看」,同樣能夠在小螢幕觀賞多數已下檔電影。
 
管道的便利,讓電影的距離不再是家與戲院之間的路程。錄影帶、VCD、LD、DVD、藍光、MTV、第四台、線上串流,開啟了觀賞電影的不同可能。人們可以隨時隨地欣賞自己想看的電影。
 
不同媒介承載著不同觀影習慣。只不過,DVD、藍光片等實體光碟租借或是購買收藏,在今日,除了少部分影痴外,非法網路下載、觀看與合法線上串流衝擊下,這樣的行為似乎愈來愈罕見。
 
小時候,我曾把租來的錄影帶《新十二生肖》拿去幼稚園教室播放。一群不到七歲的屁孩們看著開場動畫笑呵呵,接著再被真人貝瑪洗澡露屁屁嚇到,大家遮著眼睛鬧烘烘說「好色喔~」。
 
因為錄影帶,一部已在戲院下檔的電影,讓我得以與其他人分享。(當然小時候的我不知道公播版權的概念,各位大爺大娘請別苛責我)
 
這是我對錄影帶的回憶。很久以前,看電影就只有三種管道,上戲院、第四台、租錄影帶。錄影帶實體影碟租借,讓父母不帶去戲院的我,能夠看到很多電影或是卡通:《遊俠兒》讓我戀上小虎隊、《霸王花》讓我崇拜厲害的大姊姊、《絕對無敵雷神王》讓我染上男孩的機器人狂熱、《美少女戰士》則為我開啟未知的性啟蒙。
 
時代變遷,這年頭的年輕人已經不知道紅色跑車倒轉錄影帶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頂多知道DVD、藍光,就以為這是電影實體化的全世界。(簡單說,我老了)(這句話打出來怎麼眼眶莫名會泛淚)
 
錄影帶店如今則成為DVD(與藍光)出租店。臺灣早些年還有百視達營運,現在大概只剩下亞藝、錦城、樂到家、白鹿洞等連鎖出租店以及部分個人經營。
 
我認為實體出租店相對今日OTT影音線上串流而言,有一種無法割捨的親切情感。在實體租借的規則下,你並非無限量地想看就看,而是有限地租什麼看什麼。這種「有限」,不是虧本的浪費而是一種熱情的實踐。當你將租回來的DVD帶回家放進光碟機投在螢幕上欣賞,通常,你不會按著暫停就離開幾小時(因為害怕光碟機會燒掉)(應該吧,不是只有我會這樣吧),你會好好看完它,畢竟這是花你錢租回來的。(一種歐巴桑心態)反倒線上串流看到飽,按著暫停,你會換拿手機平板坐在馬桶繼續看,或是改天從暫停時間點繼續觀賞。多了點方便,卻少了點情懷。
 
也許是我LKK(說出這三個字母真的就顯老又老派),為了記錄並傳遞這份對於電影實體出租的情感,我決定起身訪問白鹿洞師大店當家帥氣店員小楊(楊詠盛)。讓大家知道,實體影碟出租究竟是如何的浪漫情懷。(講了九段前言,終於來到文章重點了惹)
 
17158968_1357504960938770_4097725464471567950_o
這次的訪談主角,小楊(楊詠盛),帥氣長髮鬢角型男
【實體影音寶庫:白鹿洞師大店】
白鹿洞師大店座落於捷運台電大樓站附近的師大路巷內,是臺灣最大的分店,有地下一樓,電影藏片量是分店之冠。(超過14654部電影)師大店從前營業至凌晨一點,現在隨著夜市沒落愈來愈早打烊。據聞,白鹿洞是是第一間將租影音出租與出租書店合併的店家,進而引領今日漫畫店複合光碟經營的潮流。
 
認識小楊是無心插柳柳橙汁。那時候我寫了《台北物語》萬字爆雷文分享到「奧斯卡坎城柏林威尼斯都可以」社團。很多人就按出好友申請,當時我看到這人好像有點帥,我便拋下矜持立馬按下通過(是的,我膚淺,我掌嘴,啪啪)認識人家幾天後,我就私訊問可不可以採訪他,他說好,我就在月黑風高的半夜十點跑去到人家店面。如同上述前言十段,寫了一堆情懷復古啥,我以為這年頭的白鹿洞畢竟都倒幾店了,大概會跟我家附近的__城一樣,頂多小貓兩三隻客人。殊不知吼賽雷,客人多多多,小楊甚至忙著結帳無從應我話。我錯了,原來白鹿洞師大店豪厲害。
 
不過小楊說,營業額對比過去黃金時期,現在大概降到一半左右,而且對師大店來說,晚班會有附近商家打烊來借還片或是夜市客人,所以我才會見到此般熱絡榮景。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師大店是影音館藏之冠,許多電影只有師大店才有進。舉例來說《電影序曲片頭大師》這種影痴才會朝聖的紀錄片,別間店就不會引進。因此許多人都會衝著師大店藏片量遠道而來租片,像鄭有傑、駱以軍這些名人都是白鹿洞常客。很多外縣市影痴、廣電系學生、電影評論者、拍片業界人士也都是師大店老主顧。
 
我細問著小楊工作狀況,才明白出租店員工並非只在櫃檯面對客人。早班的要做書、做片。書要蓋章;片子則是要做片袋、片殼、登錄日期。書還會手油,封面必須以酒精擦拭。晚班除了算帳,更因為來店客人增多,得應付很多小偷、瘋子、奧客。除了己身工作業務,員工更必須時時刻刻發摟娛樂圈大小事。小楊說前陣子丹尼爾戴路易斯(Daniel Day-Lewis)息影,他就得要把片子擺出來至架上。因為會有人想念戴路易斯前來借片。所以呢,店長在徵員工時就會考量其擅長領域作為日後選書、進書建議依據。像是電影,或者是武俠小說甚至男男BL漫畫。身為臺灣勞動工作者,真的十八般武藝都要會呢。
 
一部影碟片殼在架上擺正面是由店員決定的。如此曝光相對以背面塞在架子上來得顯眼,會提醒客人注意並且提升租閱率。白鹿洞員工每天都要記錄新片借閱狀況,統計哪一些近期電影是客人偏好。值得一提是「限制區」,臺灣相關單位規定限制級電影不得放在「新片區」宣傳。限制區通常會在走道底側,較少人走到,更需要擺出正面讓客人看清楚有哪些片可租。當然,店員的喜好也可能影響擺設,小楊就說,他認為是寶的電影就會放顯眼一點,希望客人識貨租閱。像是《吸特勒來了》、《吸血鬼家庭屍篇》都是他的心頭好。
 
隨著臺灣觀影習慣轉變,韓國電影的租閱量也與之攀升。小楊說原本店內租借韓國片的人很少,但《屍速列車》、《哭聲》、《下女的誘惑》讓客人改觀,之後韓片借閱量增多。
 
我接著針對進貨詢問,小楊說,一部片要被客人租到超過進貨單價才會回本,所以不能亂進。像今年六月份發行的《猜火車2》就要進很多。但電影也不能一過新片期就把影片全部賣掉只留一套在店內。有的客人會在續集推出時,把前面系列作租回家復習。《變形金剛》系列可能不會,但之前《玩命關頭7》上映就滿多客人來店借完系列前作。
 
關於藍光片,小楊則說出租店進藍光是良心事業。因為一部藍光影碟通常成本八百到一千元,藍光租一次99元,一部片通常要租七八次才夠回本。雖然藍光片是未來的收藏趨勢,但以目前師大店租閱的客人來說並不足以支撐至回本。師大店只能秉持著服務客人精神繼續引進。
 
以漫畫書而言,〈阿基拉〉、〈傳染〉是白鹿洞師大店鎮店之寶。因為絕版,市面上已經無法購買,許多客人會親臨內閱;電影的話,許多市面上已無發行的電影,師大因為開店久,都有收藏得以租借。像是《銀翼殺手》、《艾蜜莉的異想世界》這些經典電影都是師大店獨有的寶藏。不過,這些寶藏並非永久不壞。小楊就提到,師大店很多片都會被刮花無法讀取。《再見瓦城》就莫名其妙壞了四次。有些片壞了可以再進,絕版片則就沒辦法。他希望租閱客人可以好好珍惜,讓這些好片可以繼續留世被看見。
 
IMG_9081
店內的陳設,左邊被切到一點點就是「限制級」片區,右邊是「生命影展」專區。
【租片店脫離被動:辦影展】
白鹿洞師大店有一項不得不提的特色,那便是「影展策劃」。師大店會規劃一整櫃的專題電影區聚焦供客人租閱。甚至在字卡上手寫影評推薦語,讓客人知道這部片何以被推薦。過往就曾經辦過辦「爽片影展」、「生命影展」、「寂寞影展」、「環保影展」等影展。這般作為甚至登上電子媒體新聞版面報導。
 
舉例來說,2016年底為了響應凱道婚姻平權音樂會,藉此表達力挺立場。白鹿洞師大店成立「滿滿的彩虹大平台」專區,將店內同志電影如:《斷背山》、《藍色大門》、《冥王星早餐》等片集結,做出同志專題。
 
婚姻平權之後時間沒多久,新竹光復中學發生學生於校慶活動穿著納粹軍裝高舉納粹旗幟大喊的事件,白鹿洞隨即發摟時事做出「寒假作業:勿忘歷史」專題,將20部二戰納粹題材電影:《偷書賊》、《惡魔教室》、《辛德勒的名單》等片在專櫃集結,表達出歷史傷痛不容玩笑對待的立場。台大社會系教授李明璁更分享照片讚揚:「只要有心,到處都可策展,都可教育。」
 
《我的冠軍女兒》上映後,師大店則策劃「印度影展」。原先在店內默默不被理會的印度電影,因為專題推薦,整排片被借光。小楊說,他們努力做影展,就是要以實際租閱量證明給上頭大店長看待,這樣實踐是有說服力的。
 
出租店脫離被動,主動推薦影片並融合時事議題教育,不免難怪,白鹿洞師大店被讚揚是史上最認真的租片店。
 
15390985_10154928599614258_2034403831238287289_n
同志電影專題
17498534_10155287453969258_4819314615037789502_n
印度電影專題
【不僅是店員的店員】
小楊跟我說:「要留給客人,不只是商品」。對他而言,擔任白鹿洞師大店員工並非一份冰冷的服務業工作。有些客人會和他討論電影,直言哪部片好不好看。基於同樣對電影的喜愛,客人們會變成好朋友,送吃的,甚至聊天陪同打烊關店。
 
白鹿洞對小楊而言像是一個家,因為電影專業(小楊世新廣電畢業,擔任過攝影師),讓他得以認識到更多電影同好。他常在金馬奇幻影展碰到客人,彼此會熱情打招呼。這樣的互動更證明了「店員也是人,跟我們一樣愛電影。」
 
租片店或許真的因網路影響接近夕陽產業,許多店面都在苦撐經營。小楊說,曾有客人看衰嘲諷「看你們撐多久。」但除了賺錢,出租店的存在更是為了奉獻對於影視的熱情。小楊透露,師大店的《刺蝟男孩》只被租過兩次。這是一齣榮獲金鐘獎肯定的臺灣戲劇,卻在店內乏人問津。小楊說,即便如此,師大店還是會持續引進這樣的戲劇。就算僅為了一點點客群,看似虧本,但是白鹿洞之所以可以長久經營的原因,就是為了服務這少部分的影痴。
 
基於電影迷戀狂熱,出租店從被動化為主動電影推薦,佐以全臺灣出租店最豐富的影音收藏量:白鹿洞師大店始終屹立不搖,正是因為,它如此獨一無二的存在。
 
電影,對我而言,它不僅是讓人放鬆心情或是單純的感官刺激娛樂。帶出租店的存在,提供了影迷、影痴、影狂一段私人連結,讓我們得以在電影愛好中接觸對話。
 
電影,讓我體驗了不同人生;出租店,則讓我有更多選擇去體驗這些不同人生。謝謝你的存在,謝謝你讓我看見更多電影。
 
15873028_353021931734414_6745215292364772141_n
獲得台大教授稱讚的二戰納粹專題
 
【小楊 Q&A】
Q:怎麼會想在出租店上班呢?
A:大學期間就讀電影系,需要充實自己的看片量。起先我在學校附近的租片店應徵,殊不知跟櫃檯開口,對方回說只收女生店員……。一出發就滑鐵盧的我怨嘆地與朋友談論這件事,他推薦我去師大白鹿洞應徵,說那邊電影片量比一般租片店多很多。於是我就從景美跑來師大。然後,師大白鹿洞上班過了一兩年後,我發現原本想去應徵的租片店倒閉了。心裡有點暗爽。
 
 
Q:對於租片不還的人,會採取什麼措施?只會情緒平穩地叫對方還片嗎還是你有罵過髒話。
A:我們定期都會打手機或傳簡訊催繳還書還片,真的太嚴重或故意不接電話也是有寄過存證信函甚至尋法律途徑解決。通常語氣都會很客氣。除非對方態度很差、打死不認錯或是騙我們馬上就還結果再欠一周左右那種,我們就不會和藹到哪裡去了喔。(笑)
 
 
Q:會不會有很多人逾期繳交罰金跟您求情?假如是穿很少的正妹跟你求情你會心軟嗎?
A:坦白說師大店瘋子跟奧客最多,求情反而算少數,來哀哀叫的更多。我們店滿常少收客人逾期金額。店員們被奧客銃康一陣子,其實只要有一點點慰藉就會很感激了。
 
 
Q:假如客人租色色的影片,你會不會有什麼眼神反應或是特別有印象?
A:其實不會。每天客人流通量太高,除非是熟客或特別機車的客人,不然其實很難記住。不過,那種每兩三天來狂借限制級電影的老伯,就很難不記住。(然後,他借到《人型海象》、《人型蜈蚣》或金基德這類電影時。我們通常會想像他潛藏在心底的觀片感覺)
 
 
Q:所以你遇過未成年者租限制級影片,你會怎麼處理?我要聽實話,不想聽官方答案XD
A:如果會員辦卡年紀未滿18歲系統會自動阻止我們刷,但也常常有用爸爸媽媽帳號租借的客人。我剛進來工作就曾誤刷《惡鄰纏身》給小朋友,隔天他媽媽就跑來理論大鬧櫃台一場。從此之後我都會特別注意,看起來有未滿18歲就會阻止。
 
 
Q:有沒有你印象深刻的客人?例如一次租20片或是租一堆怪片但外表很正經。(天,我這問題是不是有外貌歧視)
A:我們店很多客人都會變成好朋友,甚至會留下幫忙打烊上書。
 
租片方面,有一位我們暱稱「藍光狂」的客人。他每次預放都會放一兩萬元,租片會從片號幾號到幾號租借,或是所有他沒有看過的藍光片、日本片等等直接全借。通常一借就是四、五十片,所以只要他來,當天打烊租次統計就會非常「特別」。
 
租一堆怪片的客人則非常多,我很常推薦B級片給客人看。最討厭是,會有專門來吵架的客人。曾有瘋子會把整間店每名店員輪番客訴。我想,光是師大店這奧客就絕對夠出書記載滿滿一整本。
 
 
Q:近年來藍光片襲捲而來,貴店的藍光片出租狀況如何?
A:比我想像中好!但是藍光片太難回本了,畢竟片子單價很高。我們通常只會引進商業大片或是值得藍光版本的電影。以《蝙蝠俠大戰超人》來說,各分店通常是進一般版,我們師大店則是與廠商選擇進成本較貴的鐵盒版。因為師大店會有客人為導演版專程來店租片,勢必得進比較難回本的藍光鐵盒特別版。
 
 
Q:貴店怎麼處理不斷堆積的舊電影?
A:定期會更新在門口的二手販賣區。其他的有時候要回收給總公司。
 
 
Q:貴店的影音規劃十分熱情,甚至邀請《台北物語》小偷演員親臨贈送海報。是老闆所逼,還是你無限奉獻自己的影音熱情呢?
A:前一任師大店店長離職後店裡面的確氣氛滿低迷的,現任店長是開店元老級的店員強勢回歸,我和她滿努力地想要白鹿洞重返過去榮景。所以我們都很盡力地處理店內「特別影展區」。店長會用手工美勞方式去製作相對較親民的展區;我則是盡量拓展人脈來找到新題材。像是這次《台北物語》區就是因為小偷演員張哲豪原本就是店裡常客,後來因為我之前在臉書貼的《台北物語》影評與他聊到天,最後陰錯陽差請他帶一張簽名版海報來店裡,之後就交由店長製作特區了。這些都是我們店員和幾位朋友跟店長一同自發性製作的,大店長也給予我們很大的彈性與空間製作,有時客人特別來拍照打卡之類。滿開心的。
 
19148908_10155548857744258_5825585436879507519_n
小偷張哲豪親贈海報
19275102_10155572853199258_2297649111592766027_n
店長製作的《台北物語》神壇,有著滿滿會轉動的吊扇
 
Q:除了依賴規劃片區,貴店還有什麼熱血招式去挽救流失的顧客呢?
A:盡力瞭解客人需求和想法,盡量與好客人成為朋友。我想租片店若是用絕佳的氣氛讓人願意走出門進到店裡逛逛和工作人員聊天,那應該是對客人和店裡最好的方式吧!另外我們店員也會編排歌單在店裡面播放,有時候會有客人過來櫃檯詢問現在在播放的歌名。這些都是我會稍加多注意的眉角。
 
 
Q:你認為線上串流影音平台是出租店敵人嗎?
A:對白鹿洞來說絕對有衝擊,畢竟線上串流不會有逾期問題也無須出門還片。不過,對我們店員來說,的確有很多電影或影集類是台灣沒有發行的,只能在Netflix上面才看得到,那身為影迷的我們當然不會去反對串流平台。(盜版當然是絕對反對,都有客人打來問「這部片在網路上找到了可以去店裡退錢嗎」這種白癡言論)
 
 
Q:有人說,出租店比起線上串流勝在人際互動,所以真的會很多客人詢問租片推薦嗎?你會主動推薦電影嗎?會有客人駔足跟你聊電影嗎?(假如是正妹單獨一人來租片你會比較熱情推薦嗎)
A:我自己很常跟客人推薦電影跟聊電影。一方面會認識不少朋友,一方面聊天內容被旁邊客人聽到也會間接影響,這種氣氛我非常喜歡。店員也是人,來借片可以是一種很輕鬆愉快的經驗。在門口吸菸區我也會和客人閒聊電影。印象最深刻的是,有次一個真的滿漂亮的女生來借片,當時租二送一,最後一片她問我有沒有什麼劇情精彩片推薦?我給她《彗星來的那一夜》。她後來碰到我都會直接三片請我推薦。對此,我非常有成就感。
 
 
Q:你認為實際在出租店挑選想看片子跟在線上串流挑電影兩者有什麼差異?
A:租片店的優點就是可以當面跟客人推薦片子和在片區閒逛挑寶。光是師大店最新電影序號14654號,這就代表至少有14654部電影可以挑(不包括影集連續劇等等)。有14654部電影可以在店裡直接拿起片殼研究,這就很棒。客人可以花個半小時到一小時左右逛一下,尋覓有沒有感興趣的電影。我想這點就遠勝過線上串流平台不少。
 
 
Q:無分國內外出租店都面臨產業蕭條,從早期的百視達到後來的連鎖出租店紛紛倒店。其中甚至包含白鹿洞分店。你對於這種似乎不太明亮的前景有什麼看法?
A:師大店因為夜市萎縮影響生意非常多。加上最近線上串流平台推出以及谷阿莫的影響,業績更是下滑(有很多客人會來說這部我看過谷阿莫而放棄不看,本店店員非常痛恨這種人跟谷先生)。但是我們不會氣餒放棄,會盡量在用特別的方式試著去吸引客人。
 
 
Q:承上題,白鹿洞師大店在其中屹立不搖,你認為有什麼原因?附近學生客源豐富、店員比較帥、片單規劃特別有熱情?
A:師大店的話,真的滿多是從客人變成朋友的,我自己會希望這點能夠幫助到我們店。的確開店在學區附近使得每年都會有新的一大批客人來辦卡租借這是好事,我們店長沒因此滿足,還會製作特別的影展片區去吸引客人。一方面我認為是白鹿洞師大店需要脫離被動,主動幫客人挑選租借的位置;另一方面則是師大店身為電影館藏量最豐富的分店。我們當然需要展示一下專業度呀。(笑)
 
說到專業度,出租店就可能要常常follow電影圈的時事或是院線電影之類。舉例來說,《分裂》剛上映時不知為何有一大堆客人跑回來店裡租借《驚心動魄》,我們在超問號的狀態下問熟識的客人才明白原來兩部片有前後傳關係。大店長就立刻調片來解決我們的燃眉之急。
 
 
Q:可以談談貴店怎麼整理片庫以及新片的挑選嗎?
A:誠如前段所述,影音出租店可能需要好好關注時事與票房來選擇要和廠商引進哪些新片或是評估展面上要擺放的新片位置。畢竟電影片殼放在明顯位置一定會增加曝光度影響客人去注意租借。點片方面的話是由大店長和廠商點片,大店長滿願意聽我和師大店店長的意見,所以我們師大店會有比較多其他地方難借到的影展片或是B級片,票房超慘淡或是評價超慘的一些商業片就相對來說會少一點。
 
 
Q:這個問題有點龐大。對你而言,戲院大銀幕、自己購買DVD觀賞、去出租店租片看、看MTV看、看線上串流、看網路盜版,這六者對你來說有什麼樣的不同,爽度、影音觀感等。
A:對我來說,有一些電影的確是最適合去戲院看的。像是商業動作大片需要在高規格影音設備的戲院觀賞,或是可以跟朋友一起衝午夜場大笑的B級片等等,這的確是要在特殊的觀影空間才會出現最好的體驗。我認為,觀賞不同種類的片子需要不同的心情看待,如果用觀賞文藝影展片的心情去看《冰血奇緣》絕對是自討苦吃,所以我會選擇和常看B級片的朋友大笑一波看待這類電影。
 
最近興起一些咖啡廳或是像月見君想(月見ル君想フ)常常辦的影展電影放映會。這種我也願意去,畢竟這些電影通常都是在其他管道看不到,需要好好珍惜。我特別推薦無影無蹤的老翁常常在月見君想辦的「月見電影之夜」,很多片子都是必須朝聖的。我個人家裡也收藏不少藍光片跟DVD。通常我覺得未來還可以再多看幾次研究或是可以借給朋友的電影,都會願意買下來。自己店租片則是我最大觀影片量的來源,以前在學期間都是下班回家看一部電影再上床睡覺。這點在自己工作的租片店就相對方便許多。(以成為下一位昆汀塔倫提諾為目標)
 
像上述提到,很多電影可能要用串流才可以找到,所以我家也是有Netflix,很常全家人聚在電視前面看。網路盜版的話,身為正版租片店店員我是絕對抵制與反對的。除非是台灣片商完全沒有引進、沒有觀影管道的,我才會上網找來看。
 
【要去哪裡找白鹿洞師大店】

螢幕快照 2017-07-24 上午10.45.59

白鹿洞師大店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mooseNTNU
白鹿洞師大店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師大路83巷3號1F
白鹿洞師大店電話:0223639239 ╱ 0939171036

 

 

↓歡迎加波波粉絲團及時發簍嘿↓
https://www.facebook.com/DasKinoBo
 
 
痞客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Das Kino波電影

波昂刺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