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4d53083eef49aeb70797d8193ac90d

南韓首場公開同志婚禮,

電影導演的同運實踐!
------------------------


受訪者:金趙光壽
翻譯:金承煥(韓語)、酷兒影展工作人員(英語)
時間:2015.10.24
 
編輯:邵祺邁
訪稿媒體:酷時代、酷兒影展影展報
 
採訪心得:
人生第一次寫的採訪稿。當時第二屆酷兒影展盛大舉辦並發放行影展稿給台中場、高雄場觀眾。影展報由基本與酷時代負責,多多透過熱線找到我,我們因此合作了兩篇訪稿、一篇評論文章。
 
這次採訪,我萬分緊張。
 
艱難的是,首次採訪就面臨雙重外語翻譯。我說中文,工作人員翻成英文給導演老公金承煥聽,他再用韓語念給金趙光壽;導演聽完再用韓語回給老公,老公再用英文唸給工作人員,最後工作人員翻給我聽。是的,這一來一往耗費時間漫長,使得我問題必須精簡扼要並且問到重點。
 
金趙光壽是韓國著名的同志導演,在第一屆酷兒影展中,我就看完他所有的作品。如同訪稿所言,他與韓國另外兩位多產同志作品的導演截然不同,作品呈現歡樂敘事而非同志電影常見的苦痛走向。這或許是他的同志運動背景使然。本次受訪主要是採訪他與製片丈夫結婚過程的紀錄片《我的男男婚禮》。南韓是宗教背景濃厚的國家,這使得他們這第一對公開結婚的韓國男男同志伴侶受阻。
 
採訪過程中,似乎我有一個問題打到重點,金趙光壽突然回應很熱烈。他說沒想到我會注意到這個點,也沒人問過他。這個問題是:紀錄片中,他與丈夫的婚禮有一群宗教保守份子鬧場。但是,他卻頭也不回地繼續進行婚禮,與他牽手的丈夫(金承煥)卻擔心望向後方遭保全擄走的滋事份子。他是否事前知情會有人鬧場否則怎麼沒有回頭呢?
 
如同訪稿,他說他本來就知情且預測會有人來鬧場。但他們倆人的舉動出於自然反應更出於彼此個性不同。他很高興我能問出這個問題。
 
事後回想,我其實很感動,沒想到自己問出了一個沒人問過的問題(當然可能訪問導演的人少或是導演客套)這使得導演在接下來訪問過程中與我建立起橋樑,更願意回答問題。這段經驗,使得我在日後的訪問中,更注意導演的「心」與「創作意圖」而非炫耀自己做了多少功課或是懂得多少電影史。
 
訪問後,酷兒影展第一型男詹姆士稱讚我訪得很好。雖然他平常屆一口客套官腔咖,但這一份稱讚,卻讓我很安心。一句話便讓我肩膀大石落下。慶幸自己沒有搞砸第一次採訪,沒丟酷兒影展的臉,沒丟臺灣人的臉。
 
不過,事後寫作過程中同樣是一場磨難。編輯過我文章的人都知道,我毫無受過文學訓練,用字不夠精美,甚至充滿贅字。使得邵祺邁橘子哥改完稿後是一篇滿江紅。這般情狀,兩年後才有稍稍的改善。當然很感謝橘子哥賣力挑錯,才讓我看見自己的不足,在日後寫稿中反覆檢查自己的贅字。
 
以上,就是我的第一次訪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波昂刺刺 的頭像
波昂刺刺

Das Kino波電影

波昂刺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